李冬
点击查看大图
 

 十四年如一日,用双腿撑起女儿成长梦想

李冬,1966年生,赣榆区沙河镇联合村人,“ 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,都来自母亲。”作为一名普通农妇的她,在爱女患疾瘫痪不能行动之时,让自己成为女儿的双腿,唱响一曲母爱的赞歌。

李冬原本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:丈夫在外打工,她在家务农,照顾大女儿上学,同时也带带小女儿,有空时也做点零工,一家人生活得其乐融融。不料,灾难在不打招呼中突然降临:2008年秋天,4岁的冯籽萦从幼儿园放学后,突然不能走路了。刚开始她并没有觉得害怕,夜里就觉得孩子小便失禁了,盼到天亮,夫妻二人带着女儿赶到市一院看病。当诊断书出来时,李冬和丈夫都惊呆了:女儿患的是得病几率只有百万分之一的急性脊椎炎症!最令李冬和丈夫无法忍受的是,医生说女儿的病基本无法治愈,下半身没有知觉,并且将伴随着女儿终生……夫妻二人以泪洗面,不敢面对现实,希望能有奇迹发生,带着女儿在市医院住了一个月。但奇迹没有发生,但即便如此,李冬夫妇俩还是不死心,又带着女儿两次跑到北京儿童医院,没有效果,又到一三五军区医院,还有中医院,尽管医生们的说法基本一致,但是夫妻俩还是觉定再到上海看看,2014年他们从上海儿童医院无功而返。他们经常背着女儿偷偷地流泪,却一直没有放弃。几年下来,由于带着女儿四处求医,回到家中还要长期服药,原本经济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捉襟见肘。李冬的丈夫不得不出远门去打工,以便能赚到更多的钱。照顾女儿的重任,就全部落在了李冬的身上。

“上学的年龄到了,我听孩子说想上学,我又犯愁了,不知道学校要不要我家这样的孩子,我心中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。”冯籽萦7岁那年,李冬硬着头皮,背着女儿来到沙河中心小学。“想到学校可能会不要她 ,我的泪就哗哗的。”让李冬没想到的是,学校并没有排斥孩子,很快接收了冯籽萦。“我的孩子可以和别的孩子一样上学了!我真的非常高兴。”但是,因为疾病,冯籽萦双下肢一点知觉也没有,相比普通的腿部残疾孩子来说,她面临的困难让人难以想象。冬天,别人不冷,她下肢血液不通,感觉很冷;夏天,别人不热她热,她下肢不出汗,汗液都走上身。最难的是去卫生间,“她自己没有感觉,我要是忘记了就麻烦了。” “喝水得自己控制,不敢多喝,经常嗓子疼。我是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,但是又不能说。”“因为下部没有知觉,每次去卫生间,我都是用手锤后背、拍屁股,刺激她。”说起这些,李冬哭了,她心疼孩子,恨不得能代替孩子受这些罪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冯籽萦渐渐长大,身高增长、体重增加。在学校,每次带冯籽萦去卫生间,对李冬来说都是一次考验,“感觉有时候有点力不从心”。她得先把女儿背着,到了卫生间后换成趴在肩膀的方式,再像抱婴儿一样,蹲下带孩子如厕。这期间的艰辛自不必多说。 这么艰难,就没想过放弃吗?“没!”面对他人的询问,李冬回答得斩钉截铁。

从那一年起,李冬每天来回跑十几趟学校,课间背着女儿去厕所方便。很多学生家长每天来回接送4趟都觉得麻烦,李冬每天至少往返学校12趟。“送孩子回到教室后,经常自己掉眼泪,恨不得用自己的命来替孩子——别人没有妈妈照样长大,我用命能换孩子有健全的身体也行!”随着女儿渐渐长大,她背上的负重也越来越沉……但这位坚强而勇敢的妈妈,风雨无阻,这些年就这么咬牙坚持过来了。

学校的老师看到李冬被孩子很吃力,就找来社会上的爱心人士一起帮助她们娘俩,为小籽萦送来了1200元助学金和轮椅。一些助学爱心人士又通过咨询医疗专家,凑钱为冯籽萦买了一个腿部按摩器。拿到新到的腿部按摩器,李冬的眼里闪着泪花。“我用言语难以表达我对他们的感谢之心。”

“别人会问我苦不苦?我不喜欢这样的关心!再苦再累我都不会在孩子面前表露出来。我经常自己劝自己:孩子一定能站起来的。这个信念一直都在支撑着我。现在孩子也会问我‘妈妈,我哪时能好?’我就说‘快了,快要好了!’” 一直到今天,李冬都没有放弃过希望。

“孩子现在上初中了,别的孩子住校是在集体宿舍,为了方便我照顾孩子,学校给我的孩子专门安排了一个房间,同时也给我在学校的食堂安排玏一份工作,这些安排对我们的帮助都非常大,我感谢所有的老师!”李冬对现在的状况很满意,也更加有信心把女儿照顾好,“我现在就想,孩子上一天学,我就陪一天,无论未来的路如何,我都决不放弃!我会坚持背着她上高中,上大学,直到我背不动为止!”,“虽然机会渺茫,但我不会放弃,也许有一天,女儿能够站起来!”李冬这样坚信。

连云港日报社主办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-2014 连网·连云港新闻网 未经授权·严禁转载
苏ICP备12051824号 苏新网备:2006026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苏字第330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1010496